儿科医生上班忙忙忙

来源:现代快报编辑:高霞2016-01-29 09:52分享
摘要:儿科医生短缺、压力大已是社会关注焦点,他们的工作状态到底是个什么样?现代快报记者从1月14日起,连续6天,与南京儿童医院的一名年轻医生闫坤龙一起“上班”,记录下他工作中的点点滴滴。用医生的话说,上班确实停不下来,就只能不停地说。作为医生,他希望社会能给予一份尊重和理解。

  

  闫坤龙

  南京儿童医院消化科主治医师,年龄34岁

  每隔两三个月就要转换角色,从一名病房医生变成一名急诊医生。

  现代快报记者采访的6天里,他在急诊的各个岗位上班。

  儿科医生短缺、压力大已是社会关注焦点,他们的工作状态到底是个什么样?现代快报记者从1月14日起,连续6天,与南京儿童医院的一名年轻医生闫坤龙一起“上班”,记录下他工作中的点点滴滴。用医生的话说,上班确实停不下来,就只能不停地说。作为医生,他希望社会能给予一份尊重和理解。现代快报记者 安莹、刘峻/文 赵杰、徐洋/摄 高霞/编

 

1月14日

星期四

晚班 17:00-23:00 工作地点:急诊室

心急的家长,一天挂了三次号

“孩子发烧几天了?食欲怎么样?让我看看喉咙,不太红,先去验个血吧。”闫坤龙嘴上不停地叮嘱家长,一手翻病历,一手点着鼠标,时不时地在键盘飞快敲字。下午5点10分,他刚刚坐下来的10分钟,已经来了三个患者了。

过了一会,闫坤龙接诊了一个发烧的患儿,孩子的妈妈一进门就急切地说:“医生,我们早上看了急诊,中午看了专家门诊,晚上又来了。这孩子一天看了这么多医生,开了很多药,为什么还不退烧呢?”闫坤龙听了后说:“孩子生病发烧有一个过程,一天看三个医生,没必要。”

冬天天气干燥,闫坤龙在上班之前准备了一杯水,事实上在看病的前两个小时内,他根本没有时间端起水杯。病人一个接着一个,他仅仅有几秒钟的伸伸腰的时间。

晚上11点,他下班了,看了一下电脑记录,一共76个病人。

  1月15日

  星期五

  夜班 21:00-次日8:00 工作地点:急诊室

  110个病人,只有20多个才是真的急

  这一夜的急诊,闫坤龙看了110个患者,这是什么概念呢,一个孩子至少有2到4个家长陪着,也就是说这一夜他和三五百人聊天。下班后,闫坤龙翻了翻急诊记录,发现真正需要在夜里赶来看病的严重病例寥寥无几,大概也就20多个,其他都是常见的发烧感冒。“有一种病是家长觉得你病了,于是在大冷天半夜三更,带着孩子来看病。孩子生病总有个反复,即使半夜烧起来了也是正常,应该让孩子好好休息,而不是这么折腾。”闫坤龙说。

  这个夜班对于闫坤龙来说是碎片式的,他要从晚上9点到次日凌晨2点,休息3个小时后,再从5点上到8点。

  1月16日

  星期六

  休息

  睡了两三个小时就爬起来陪老婆

  上午8点多,下班后的闫坤龙赶紧回家睡了两三个小时就起来了。

  “为什么不多睡一会儿呢?”现代快报记者问。“今天是周末,老婆也是医生,平时我们两人都忙,好不容易两人休息,我想陪她逛逛街,看看电影。”

  长时间的不规律工作,让闫坤龙养成了回家就能睡的习惯。“对于医生来说,如果不能有个好的睡眠,是没有办法长时间坚持这样白班、夜班交替的节奏。”闫坤龙说,他还不是最厉害的。院内的很多老专家,手术能连续做好几台,靠着手术间墙壁就能睡着。

  不过,家里有小孩子哭闹,闫坤龙也不是什么时候都能睡着,那个时候,精神上的疲惫和压力,会汹涌而来,也会让他倍感吃力。

 

  1月17日星期天

  “85”班比较特殊,上午在二楼急诊坐诊,下午在一楼抢救室上班,中午12:30交换。上午8点,南京儿童医院二楼急诊7号诊室,闫坤龙已经提前10分钟到了。当天这个班也不轻松,汹涌的患儿潮让他一分钟都没有歇过。

  “医生,挂点水吧。”一位妈妈着急地说,孩子都已经反复发烧3天了。这样“求挂水”的家长,上午的门诊遇见了四五个。每到这个时候,闫坤龙心里也挺着急,“有的家长还不太理解,我就得一个一个解释。”

  “是病毒感染,病情有所反复是正常的,但是挂水没有用,还是建议回家吃点药。”对闫坤龙的回答,家长似乎不满意,“退而求其次”让医生开点消炎药。

  闫坤龙说,孩子不能说话,一生病,家长着急,也是可以理解的。但是有的病还是要听医生的,不能乱吃药。

  下午在抢救室,在记者看来简直是惊心动魄。急诊室的抢救班,一人值班,压力重重。房间不大,已经有6名患儿在观察,全是重症。

  闫坤龙用5分钟的时间,扒完了盒饭。还没有等屁股坐热,家长抱着一个孩子急匆匆进来了。淮安当地医院转运过来的新生儿,重症肺炎,看孩子的情况,已经气若游丝了。“吸氧、观察。”闫坤龙冷静处理好一切后,还是不太放心,过一会就要去看看这个孩子。

  到了下午5点,一名2岁多的先天性心脏病患儿,被匆匆送入医院。来的时候心跳全无,闫坤龙等医护人员抢救了一个多小时,最终没有成功。闫坤龙坐在诊室间,内心充满了遗憾,“孩子是名弃婴,在福利院长大。”他说,医生虽然看多了这样的事情,但是真正遇到时,还是会感到一种无力感。

  “85”班 8:00-17:00 工作地点:急诊室、抢救室

  工作不轻松,吃饭只用了5分钟

  1月18日

  星期一

  计划好的事情要全在这一天办完

  休息

  真正意义上的休息,已经排好了这一天要办的事情,全在这一天办完。

  晚上要早早休息,因为第二天,将迎来一个很长时间的抢救班。

  1月19日

  星期二

  整夜高强度工作,下班时很疲倦

  夜班 17:00-次日8:00 工作地点:抢救室

  这个夜班依旧不是很太平,一名患儿从外地赶来,先天性心脏病,入院时病情已经很危急。抢救室只能暂时稳定住病情,等待第二天转入病房,等待手术。一整夜高强度的巡视、应对,闫坤龙下班时已是满脸的疲惫。“中途也就休息了一个多小时。”闫坤龙说,上这个班,就必须承受住压力。

  儿科医生要有三心

  耐心关心责任心

  现代快报:当儿科医生,怎么才能让家长满意?

  闫坤龙:要有耐心、责任心和关心。家长着急,不耐心解释是不行的。儿科是哑科,没有责任心,容易出问题。自己也有孩子,换位思考,要对患儿多一分关心。但是,医生掌握的专业知识,和家长是不对称的。这里面往往就会发生一定的误解。当然,让家长满意,是每个医生的目标。

  现代快报:春节回去过年吗?

  闫坤龙:老家在河北,好多年回不去了。因为假期,必须要值班。今年值班已经排到大年初四,后面休假只有4天。我妈已经过来南京过年了,但是我爸今年过不来。

  现代快报:社会对儿科医生诸多评价,怎么看?

  闫坤龙:儿科医生需要尊重和理解,我从大学毕业,再到儿童医院,已经过去了十多年。一名儿科医生的培养周期很长,临床经验要求更加丰富。现在看病,很多家长,还是宁愿选择大的儿童专科医院,这一方面说明儿科人才缺乏,另外一方面,也说明对大医院的信任。

 

 

相关阅读
推荐微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