普利策专题摄影奖

发布时间:2015-04-23 编辑:陈璐璐 来源:GZphotos

上一图集>普利策奖图片欣赏
下一图集>这才是艳照的最高境界

| 评委会这样评价他们的作品:

为他颁给深入细致的影像和直面现场的勇气颁奖!

2014年9月18日,25岁的Eric Gweah看着掩埋队将他62岁的父亲遗体搬走。父亲此前被治疗中心拒之门外,最终Gweah眼看着父亲双臂抽搐,口中吐血死在家中。“政府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收走遗体,他们正在杀死我们”,Gweah说。


2014年9月15日,在利比里亚蒙罗维亚一条繁忙的街道上,居民们围着一具遗体疾呼。他们说这名男子3天前去世,家人叫人来收走遗体,但掩埋队并没有来。人们带着橡胶手套将遗体拽到街道上,导致交通堵塞并要求运走遗体。



2014年9月4日,蒙罗维亚,一名埃博拉患者在无国界医生组织治疗中心外等待被收治。病毒高度流行,很多人无法接受治疗而死在家中,或死在治疗中心的门外。


2014年8月25日,利比里亚蒙罗维亚,西点贫民窟的居民在被隔离后,向一名政府官员抱怨缺乏生活必需品。



2014年9月5日,利比里亚蒙罗维亚,医护人员冲进治疗中心,搬运出8岁的疑似埃博拉病毒感染者James Dorbor。



2014年12月14日,几内亚的Meliandou村,Etienne Ouamouno是被认为这次疫情中“零号患者”孩子的父亲。



2014年10月6日傍晚,利比里亚邦县,医疗卫生工作人员在埃博拉治疗部忙碌。



2014年10月5日,掩埋队将一名在早产过程中死去的37岁母亲下葬。她在前往治疗中心的途中死去。


2014年12月6日,塞拉利昂Loco港,一个4岁小女孩的双亲被埃博拉病毒夺走了生命。她的昵称是Sweetie Sweetie,此时正坐在一处疗养中心内。



2014年10月6日,工作人员在前往利比里亚邦县工作前,集体祈祷。



2014年9月18日,利比里亚蒙罗维亚中部 Gurley街区,利比里亚红十字会埋葬团队成员在利比里亚卫生部的委托下,搬走疑似埃博拉病毒感染者30岁的Lorpu David的躯体。



2014年11月21日,塞拉利昂弗里敦,16岁的Isatu Sesay已经神志不清,3个小时后死去。过去3天来,他数十次呼叫救护车,都以失败告终。



2014年9月18日,利比里亚蒙罗维亚,62岁的疑似埃博拉病毒感染者Ofori Gweah的亲戚在哭泣,搬运病人躯体前,搬运队员穿上保护服全副武装。



2014年9月17日,利比里亚蒙罗维亚,利比里亚红十字会收尸队前来带走疑似埃博拉病例死者。



2014年10月6日,利比里亚邦县,工作人员进入治疗中心的高危地带。



2014年10月19日,埃博拉幸存者George Beyan与他5岁的儿子William。George被治愈后可以自由回家,但儿子William却又被检测出埃博拉病毒呈阳性。工作人员告诉他,他是照顾William的最佳人选。William仅仅在几天之后便去世。



2014年8月31日,利比里亚蒙罗维亚,5岁的女孩Esther Doryen被拎上救护车,一周后去世。



2014年9月5日,利比里亚蒙罗维亚,感染了埃博拉病毒或家人出现相关症状的人们在JFK埃博拉专业治疗中心等待被收治。对于受害者们来说,此时已经晚了。



2014年12月16日,利比里亚弗亚,Joseph Gbembo凑到母亲的坟墓上。他有4名家人死于埃博拉疫情。


Copyright © 1998 - 2013 xdkb.net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