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普利策奖图片欣赏】突发新闻摄影奖

发布时间:2015-04-22 编辑:陈璐璐 来源:GZphotos

上一图集>微距下的蚂蚁很美丽
下一图集>普利策专题摄影奖

“这组摄影图片有力地传递了密苏里州福格森市的绝望和愤怒,不仅服务于当地社区,也让整个美国警醒。

2014年8月13日,美国密苏里州弗格森镇,警察发射催泪瓦斯弹驱散示威者,爱德华·克劳福德予以反击。四天前,手无寸铁的黑人少年迈克尔·布朗被白人警官达伦·威尔逊被枪杀后,动荡和骚乱引燃圣路易斯地区甚至整个美国。Robert Cohen 摄

2014年8月13日,美国密苏里州弗格森镇,警察发射催泪瓦斯弹驱散示威者,爱德华·克劳福德予以反击。四天前,手无寸铁的黑人少年迈克尔·布朗被白人警官达伦·威尔逊被枪杀后,动荡和骚乱引燃圣路易斯地区甚至整个美国。Robert Cohen 摄

2014年8月9日,Louis Head抱着妻子Lesley McSpadden安慰她。几个小时前,她的儿子迈克尔·布朗在弗格森坎菲尔德绿色公寓被警察枪杀。Huy Mach 摄

2014年8月9日,Louis Head抱着妻子Lesley McSpadden安慰她。几个小时前,她的儿子迈克尔·布朗在弗格森坎菲尔德绿色公寓被警察枪杀。Huy Mach 摄

2014年9月8日,Lesley McSpadden将玫瑰花瓣撒在血迹斑斑的弗格森的街道上,她的儿子被警察杀害后,尸体在这条街上停留了四个多小时。Huy Mach 摄

2014年9月8日,Lesley McSpadden将玫瑰花瓣撒在血迹斑斑的弗格森的街道上,她的儿子被警察杀害后,尸体在这条街上停留了四个多小时。Huy Mach 摄

“我所有的朋友都被杀害了!我恨这一切,”2014年8月11日,抗议者Jamell Spann在身着防爆装备的警察中大叫到。这些警察已经清除了聚集在弗格森警察局数周围的百名示威者。Robert Cohen 摄

“我所有的朋友都被杀害了!我恨这一切,”2014年8月11日,抗议者Jamell Spann在身着防爆装备的警察中大叫到。这些警察已经清除了聚集在弗格森警察局数周围的百名示威者。Robert Cohen 摄

“我所有的朋友都被杀害了!我恨这一切,”抗议者Jamell Spann在身着防爆装备的警察中大叫到。这些警察已经清除了聚集在弗格森警察局数周围的百名示威者。Robert Cohen 摄

“我所有的朋友都被杀害了!我恨这一切,”抗议者Jamell Spann在身着防爆装备的警察中大叫到。这些警察已经清除了聚集在弗格森警察局数周围的百名示威者。Robert Cohen 摄

2014年8月10日,为悼念Michael Brown而举行的烛光守夜活动爆发骚乱后,一个腰间別枪的劫掠者抢劫了QuikTrip。这间店随后被焚烧。David Carson 摄

2014年8月10日,为悼念Michael Brown而举行的烛光守夜活动爆发骚乱后,一个腰间別枪的劫掠者抢劫了QuikTrip。这间店随后被焚烧。David Carson 摄

“不要向我们开枪!”居民大叫着嘲弄相继到达的警察,这些警察在Michael Brown被杀死后的几小时里来到弗格森的坎菲尔德,为驱散愤怒的人群。传言指出,Michael Brown在举手投降后仍被警官Darren Wilson枪杀。这就是“举起手来,不要开枪!”运动的起源。David Carson 摄

“不要向我们开枪!”居民大叫着嘲弄相继到达的警察,这些警察在Michael Brown被杀死后的几小时里来到弗格森的坎菲尔德,为驱散愤怒的人群。传言指出,Michael Brown在举手投降后仍被警官Darren Wilson枪杀。这就是“举起手来,不要开枪!”运动的起源。David Carson 摄

2014年8月18日,一周的抗议之后,在西弗洛里森特大街,面对游行者的辱骂,一位圣路易斯县的警察面露疲惫。J.B. Forbes 摄

2014年8月18日,一周的抗议之后,在西弗洛里森特大街,面对游行者的辱骂,一位圣路易斯县的警察面露疲惫。J.B. Forbes 摄

2014年8月13日,圣路易斯县警方战术小组正向人群发射催泪瓦斯,作为弗格森示威期间有人向警察开枪的回应。两个多星期以来,警察和抗议者每晚都会发生冲突。David Carson 摄

2014年8月13日,圣路易斯县警方战术小组正向人群发射催泪瓦斯,作为弗格森示威期间有人向警察开枪的回应。两个多星期以来,警察和抗议者每晚都会发生冲突。David Carson 摄

一家麦当劳餐厅外,陌生人帮助Cassandra Roberts清除眼中的催泪瓦斯。

一家麦当劳餐厅外,陌生人帮助Cassandra Roberts清除眼中的催泪瓦斯。

2014年8月21日,当Theo Murphy和他的兄弟Jordan Marshall点燃蜡烛时,从坎菲尔德绿色公寓酒店起,超过60码的路面上都铺满了玫瑰,为的是纪念Michael Brown。Christian Gooden 摄

2014年8月21日,当Theo Murphy和他的兄弟Jordan Marshall点燃蜡烛时,从坎菲尔德绿色公寓酒店起,超过60码的路面上都铺满了玫瑰,为的是纪念Michael Brown。Christian Gooden 摄

2014年8月25日,Michael Brown的父亲擦掉了儿子灵柩上的指纹,随后灵柩被埋入圣彼得墓地。Robert Cohen 摄

2014年8月25日,Michael Brown的父亲擦掉了儿子灵柩上的指纹,随后灵柩被埋入圣彼得墓地。Robert Cohen 摄

2014年8月25日,葬礼结束后,Michael Brown的灵柩离开了Friendly Temple Missionary浸信会教堂。数千名哀悼者挤满了教堂和街头向Michael Brown告别。Robert Cohen 摄

2014年8月25日,葬礼结束后,Michael Brown的灵柩离开了Friendly Temple Missionary浸信会教堂。数千名哀悼者挤满了教堂和街头向Michael Brown告别。Robert Cohen 摄

2014年12月8日,Joshua Williams(中)和Nicholas Austin Jackson正向圣路易斯警察总长Sam Dotson喊叫,他试图在弗格森委员会会议上发言。此前,密苏里州州长杰·伊尼克松提出了问题的解决方案。人群中有的人高声支持Joshua Williams,有的人对他的观点表示质疑。David Carson 摄

2014年12月8日,Joshua Williams(中)和Nicholas Austin Jackson正向圣路易斯警察总长Sam Dotson喊叫,他试图在弗格森委员会会议上发言。此前,密苏里州州长杰·伊尼克松提出了问题的解决方案。人群中有的人高声支持Joshua Williams,有的人对他的观点表示质疑。David Carson 摄

2014年10月11日,圣路易斯市中心,由Asher Kolieboi发起数千人组成的游行队伍走上街头,抗议警察的暴力行为。一系列的抗议活动持续了整个周末,被称为“弗格森十一”行动。Robert Cohen 摄

2014年10月11日,圣路易斯市中心,由Asher Kolieboi发起数千人组成的游行队伍走上街头,抗议警察的暴力行为。一系列的抗议活动持续了整个周末,被称为“弗格森十一”行动。Robert Cohen 摄

2014年11月19日,一场足球比赛结束后,爱德华·琼斯圆顶球场外,弗格森事件的抗议者Cheyenne Green与一名球迷发生冲突,抗议者试图从球迷手中夺回被抢走的美国国旗。David Carson 摄

2014年11月19日,一场足球比赛结束后,爱德华·琼斯圆顶球场外,弗格森事件的抗议者Cheyenne Green与一名球迷发生冲突,抗议者试图从球迷手中夺回被抢走的美国国旗。David Carson 摄

2014年12月3日,抗议者把车后窗的玻璃都击碎了,一名司机掏出枪高度警惕。就在前不久,示威者封锁了路口,并爬上了他汽车的引擎盖,直到驾车逃离才把示威者甩开,在这个过程中他开枪射击了几个示威者。示威者们一路追击最终包围了他的车,就在此时司机果断掏出枪,最终被警察逮捕。David Carson 摄

2014年12月3日,抗议者把车后窗的玻璃都击碎了,一名司机掏出枪高度警惕。就在前不久,示威者封锁了路口,并爬上了他汽车的引擎盖,直到驾车逃离才把示威者甩开,在这个过程中他开枪射击了几个示威者。示威者们一路追击最终包围了他的车,就在此时司机果断掏出枪,最终被警察逮捕。David Carson 摄

2014年11月14日,弗格森弗洛里森特西大道胡安妮塔的时尚精品店前,示威者在拍照。沿线超过一英里长范围内,有十二家商铺烧成废墟。几个小时前,陪审团拒绝起诉枪杀Michael Brown的警察Darren Wilson。Robert Cohen 摄

2014年11月14日,弗格森弗洛里森特西大道胡安妮塔的时尚精品店前,示威者在拍照。沿线超过一英里长范围内,有十二家商铺烧成废墟。几个小时前,陪审团拒绝起诉枪杀Michael Brown的警察Darren Wilson。Robert Cohen 摄

2014年11月26日,弗格森,密苏里州国民警卫队士兵在一家美容用品店的废墟前站岗。虽然州长杰·伊尼克松在陪已经审团的判决结果公布之前已经通知警卫队戒备,但警卫队也只是在判决结果公布后的第二天才进入到弗格森的。Robert Cohen 摄 编辑 璐璐

2014年11月26日,弗格森,密苏里州国民警卫队士兵在一家美容用品店的废墟前站岗。虽然州长杰·伊尼克松在陪已经审团的判决结果公布之前已经通知警卫队戒备,但警卫队也只是在判决结果公布后的第二天才进入到弗格森的。Robert Cohen 摄 编辑 璐璐

 

Copyright © 1998 - 2013 xdkb.net All Rights Reserved